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达贝妮的博客

达贝妮的博客——强悍de搜索引擎美女

 
 
 

日志

 
 
关于我

Pcpie 投资人兼 CEO/ 本科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 博士方向:互联网经济研究/ 擅长:动态脚本解析,产品技术与市场战略整合规划/ 92年 英国国际芭蕾比赛前三名/ 99年 全国奥数市物理比赛前十/ 03年 入闱中国小姐风采大赛, 上海小姐 Miss Shanghai/ 04年 担任上海市旅游形象大使/ …… 爱吃大大的棒棒糖。爱一个人躲在电影院的漆黑里。爱Chanel和Hermes柔软的皮质。爱物质。爱科学。还爱我们伟大的Pcpie视频搜索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第三眼CEBU  

2008-01-24 10:36: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里的城市真的很小。贫穷的人很多。善良的人很多。恐怖分子也很多。

这是一个韶华已逝的城市。

CEBU,对我来说,既陌生又承载着某种血液相通。

可能我爷爷是伊斯兰教的关系。

我在这里晒太阳,晒到他们的颜色。穿这里的衣服。吃这里的药。

我不喜欢喝Mango shake,也不喜欢吃肯德基煮烂的米饭。但还是每天照例买。

我还想在这里买房子,看了几个楼盘,豪宅也只要15000P/sqm。

为什么我不可以选择生活在这里。我第一眼就爱上的城市,第二眼看了心酸,第三眼便满是不舍。

 

昨天傍晚,我在海边见到了一个小女孩,黄色的头发。

她的秋千荡得很高很高。

她的花裙子像一束蓝色鸢尾。

其实,这个城市有很多我喜欢的景色,和很多没有署名的人。

 

我和敏已经日益冷漠,渐渐的走在一起不再说话。

可是我还是在写。

我需要一个记录的方式,害怕有一天,我就真的突然不在了。

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明天究竟会在哪里,即使算计无数。

没有人能说“宝贝,你明天还会好好的,第二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

我最最亲爱的朋友们,你们怎么能画一个不负责任的饼来哄人开心,只为尽到朋友的责任。只需要一句口头的安慰便能负起的责任太轻太轻了。它拯救不了我,同样也安抚不了我。这和陌路没有什么两样。

 

1

昨天上午游到了海中央的木筏上。

阳光,在乌云里,颓败又刺痛。

皮肤焦灼像烧了一样。

我终于把自己晒成了巧克力色。

一早打电话给行政,让公司的同事们都放假。

年底了,谁的心不是早早就飞到了理想国。

哪怕明知道那里只有光和影。

我们为什么不能允许自己自欺欺人一下。

 

2

中午我和敏看到新加坡报纸上说我和另存为的新闻。

他不作声。我很悲哀。

我给另存为发了消息,但他还只是一个在和谐社会长大的幸运小孩。

我不希望这些新闻再影响到我,和我身边的人。

我对这个社会从结束了童年起便没有喜爱过。我真的没有办法去喜欢一个不喜欢我的世界。

要让一个从来不喜欢秘密和谎言的人,要为一些负面新闻自此收敛起自己的文字和情感是多么残忍的一件事情。

你听说过有人在树上挖个洞把秘密都说出来的故事吗?那是为什么呢?

今天我在沙滩上挖了个洞,把三年的日记都埋在了里面。

我想,这真的是太孤独了。

心里面除了记忆的褶皱,除了那些深到骨髓里的痛,便不再有喜悦走进来。

人们从我身边擦肩而过,都说她应该很幸福,应该什么都不缺。

可是越这样,便越孤独。

孤独到闻到了死亡的气息,生活里的欢愉腐朽了。

记录和文字对我之所以重要,是因为有很多的不解和不甘。

我太理解这孤独的生命。上帝赐予我们最大的不幸,便是那深不可测的内心。

我们看到自己的,却看不到别人的。所以,别人也看不到我们的。自己的东西,只有自己最在乎。自己的感情,除了自己,谁还体恤。

眼泪,往往是自己流了,自己擦。

 

3

昨天晚上11点,我又游去了海中央的木筏上。

这样的时候,每次都有人说,在准备安息下去的时候会又被掀起一翻波澜。

我在房间没有找到刀片,只有一个开瓶器。

我拿来割手腕,也只是很疼痛的在锯着皮肤。好不容易锯开了一条条血印子。稍许时候便肿起来了。

我便躺在自己的木筏上,任它载着我在海上飘。

四周一片黑暗,没有声音。

手很痛,痛不过绝望。

可是我和木筏哪里都没有去,我们只是在原地随海面轻微地颠簸着。

淡淡的月亮依旧在那里。

只是自己凭空感觉在漂远,漂去一个理想国。漂去一个岸边,你在那里等我。

突然,我的眼泪滚下来。

要不是自己擦拭掉,就是很廉价地滚落到海水里,谁在乎。

 

4

过去有人说要自绝于祖国和人民之前,问我的朋友什么方式比较好。

他说割腕吧,听说割腕比较舒服点。

煽动他割腕的是个好同志。

为什么跳楼的人都会在半空中发出很大很大声的“啊~!”?

是因为他们都后悔了,在空中。

其实割腕很疼,但割腕还可以后悔。

他知道现在割腕自刎的成功率相当低。

如果是我,我会说,用煤气吧,然后泡在浴缸里。便能看到身体变成粉红色,像朵花一样。

后来听那个好同志对我说,世界上最好的自杀方法,是让自己的身体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缓慢氧化而死。

嗯,是的。这么说,我们的确每天在自杀,缓慢氧化自己……

他用了一个很好的谎言来骗我既活着又实现了死。

 

5

李骥同学不做网站,专攻心理学去了。

有几次见他,都想问他,一个如此畏惧黑暗海面,一个原本很有前途很有想法的女孩,她对死亡的源动力到底是什么。

他要帮我催眠。

我说安眠药对我都没有用,因为我意志强大。

他说你首先要相信。因为催眠是一种自我催眠的过程。和意志无关,和意愿有关。

我才明白为什么他始终找不到催眠的对象。

原因即是如此,谁自愿将最潜意识的思想暴露给别人。

除非如我这般,离死和孤独都不远的人。

 

6

每次一个人提着行李上飞机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很酷,觉得自己很勇敢。 

在人流中,其实没有人会看你用什么样的表情,用什么样义无反顾的姿态离开自己的城市,离开你爱的人。  

我和这个地球只是擦肩而过,没有什么明天,只是擦肩……

今天在餐厅用早餐,waiter看到我手上的伤痕,着急地问我怎么了?

我学会了用韩语说没什么。

我不能暴露自己是中国人。

一个中国人岂能不无缘由的死在菲律宾。

怎么也应该消灭几个恐怖分子或者韩国人再英勇牺牲。

 

7

我和另存为常常开玩笑说自己是外星人。

然而此刻,我真的很想回到我的星球。

刚才还看到一个人被几个人打死了。

在马路上,烈日下。

生命,是可以这么容易就拜拜的。

我走在路上,很想很想哭。

另存为说你回来吧。

我的眼泪就狂涌出来。

要嚎啕大哭,却不能哭出声,只能拼命屏住自己。

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拽入了海底。

缺氧了。

所以我承认,我的确什么都不缺。

只是缺氧。缺地球人都不缺的东西。

尤其在阳光普照的路上。

所以地球人怎能理解我。

理解不了,又怎能懂得和体恤。

 

8

现在我要出去。

去我的木筏上。

然后从中午躺倒晚上。

闭上眼睛。我也想不到你会在岸边向我挥手。

 

生活,一直在别离。

从一个城市到另一到城市。

我的想念却没有颠沛流离过。

可现在,敏,我对你已经彻底绝望了。

  评论这张
 
阅读(397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